+
Install Theme

幸福是謊言,而且是並不美麗的謊言。那他媽是文火煮青蛙。雖然可能好吃,但被煮一定不爽,從鍋裡跳出來,只需要一次發力。

Suddenly I realise that I may have chance to see the end of human being. We are killing ourself by tenderest way. 

I dreamed about 坤兒 at last night and we have talked lots of past, we had camped, painted and had a camp fire in the mountains. The mountains was freedom in that times, but now what is it?

talking, laughing and even crying, but merely facing a piece of screen that made by glass with million pixels.


But if I am not Truman, you had truly been there, right?

我時常想起的幾個陌生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
    前幾天下過雪,地面還有些潮濕,每一個不規則形狀的斑塊反射著來自四面的路燈光。這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,但對有的人,比如那個站在馬路中央的人來說,也許今天不同於年中其他五十一個星期三的傍晚。
    車流從他身前身後呼嘯而過,在人行道的斑馬線上,一個扎眼又礙事的地方,他彎著腰,撿著一個破碎的蛋糕。從攤在地上的面積看來,幾分鐘前它是個中號的生日蛋糕,可能還插著蠟燭,蠟燭的根數也許與他孫子的歲數一樣。這個老人一隻手拿著蛋糕盒子,另一隻手不斷抓起雪水和泥沙混合著的奶油輕輕甩在盒子裡。
    十字路口四個方向有規律地交替著紅色綠色和黃色的燈光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    我在一個攤旁邊等著五個烤脆骨。煙熏火燎的,我忘了自己在什麼地方,只是四下張望,看到些近處喝啤酒的人,並沒有醉醺醺地聊天,只是靜靜地坐在小板凳上。遠處有幾團零星的霓虹燈,其他大部分地方都是黑的,偶爾過去一輛車,幾棵樹幹閃了閃。
    一會兒,走來一個老年人,穿著白色的運動衫,頭髮染得比20歲的人還黑。他走近正烤串的小伙子,說:"他們都說大偉又出來幹了,我就過來看看。"
    他要了一瓶啤酒和幾個烤肉。
    五分鐘之後,他的串烤好了,他拿起一個看了看,放在嘴邊咬了一下,又喝了口酒。然後呆呆地看著我剛才看到的那片漆黑的區域,慢吞吞地嚼。
    脆骨烤好,我就拿著走開了,他們還在那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    在他結婚前我倆總去一個靠近馬路的餐館吃午飯,每次都座同一個位置。所以她總出現在同一個方向裡。
    有一次我倆吃完飯出來,忍不住討論起她。討論的內容是她一定比我們更熟悉這家館子的尖椒炒雞蛋的味道。因為從我們第一次注意到她到現在,她毫無例外地吃著一盤尖椒炒雞蛋,主食是一袋饅頭。
    終於有一天我們聽到老闆娘對她說:“我們家有很多其他的菜,味道也不錯⋯⋯”,她低著頭默默地聽老闆娘說完,無聲地搖了搖頭,老闆娘便拿著菜單走開了。她拿出饅頭,又抽了張餐巾紙慢慢擦著桌子,等待尖椒炒雞蛋。
    一年後這家館子沒有了,我又想起這回事。